磨漆画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575|回复: 8

无悔的选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5-18 14: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乔十光的童年和初中时代都是生活在朴素的农村,是在贫瘠的山东省馆陶县(今属河北)度过的。拾柴、割草、采野果、种田等他都干过。他天生的美感,眷恋着这诗画般的野趣,深深地接受着大自然对他的哺育和熏陶,单纯朴素的农村生活和纯美的大自然滋润着他的艺术心灵和纯朴的品格。

后来他考进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经过5年的勤奋学习,使他掌握了熟练的绘画技巧,但他仍不满足,决心闯入一个别人尚未涉猎的新画种——漆画的世界里,进行研究和探索。

乔十光的研究课题从福州漆器技术开始,他专程去福州,拜著名漆艺大师李芝卿为师,从配制材料、制胎,到镶嵌彩绘、研磨等等,虚心求教,细致琢磨消化,每个工艺细节都会提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问题,往往把师傅也问住了。

漆画要在水里打磨,一双手泡在水里连续几小时,甚至接连几天的打磨,拿着水砂纸的手指头,都会浸出血来。对漆器用料天然漆的皮肤过敏,是乔十光面临的一大难关,尤其是酷暑炎夏,常常被漆“咬”得浑身皮肤红肿,红斑成片,奇痒钻心,整夜难以成眠。被漆“咬”得脸庞肿胀,痊愈后,皮肤松垮,年轻轻的竟是满脸皱纹。他的妻子想念他,要他拍张近照寄回去,他只好为难地推托过去。他对这些毫不在意,还是一味地沉浸在对漆的捉摸中,默默地体察着漆的特性和神秘;默默地品尝着不可言喻的美感和快慰。 有人问他:“你的漆画水平这么高,到过哪些国家留学呀?”他风趣地回答:我是留‘闽’的留学生。”在福州一呆就是近两年的光景,他回到学校后继续潜心研究中国漆画的历史和东南亚各地的漆作。他感到日本的漆器和越南的磨漆画都非常好。中国是漆的故乡,应该比他们干得更好。于是,集体宿舍的双人房间变成他的漆画工场,乔十光搬来一张破的讲台,做荫干漆画之用。漆画的干燥自然的温度和湿度是很难达到的,必须人为地去创造。因此,在乔十光的宿舍里,长年累月笼罩着浓烈的漆味和潮湿臭气,而他却忘我地陶醉在大漆的迷茫朦胧中。

明天的路



如今乔十光已经年逾六旬,应该是再创漆画、更新风格的时候了。而他却患了帕金森病,常常往返于医院和漆作坊之间。他明显地消瘦了,脸色腊黄,他仍在不停地劳作,但已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知疲倦地忘我了。据说这种病不易治愈,只能控制着不让发展或延缓发展。他走路已很迟慢,说话轻缓。奋力创建的工作室,似乎暂时成了隐居养病的别墅。暂时的病痛并没有使他献身漆画的愿望泯灭。采访中,他滔滔不绝地从古代帝王的龙蹲,到民间贫民的马桶,谈起漆画的历史从“人画平地,天画一半”谈到漆画的特殊创作方法……

作漆画是他的主业,同时他还承担着教学任务。他还编著了《漆画的制作和艺术表现》,并任《中国传统工艺?漆艺卷》等专著的主编。 谈起明天的打算,他说:我这一辈子就交给漆了,没别的本事了。漆是很独特的东西,要认识它的脾气很不容易,既要尊从传统中已经证实的漆的优势,又要不断继续发掘漆的新潜能,漆画的发展史,就是对漆的认识逐渐深化的历史,否则就真的是漆黑一团了,不可能达到千变万化的境地。

他的房间里挂着一幅对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还有一幅条幅:“布衣亦尊”。表达了中国知识分子安贫、乐道、敬业的品格。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7-5-18 17: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老,真实咱最值得尊敬的人了!!咱们这些人一定要继承下他老人家的衣钵呀!继承它,发展它!
发表于 2007-5-18 18: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也可以算一个不,俺也想继承和发扬。。。。
 楼主| 发表于 2007-5-18 22: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好喜欢他老人家呢:
发表于 2008-11-5 20: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帕金森病 不是玩大漆闹的吧!
发表于 2010-3-31 09: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说这是痛并快乐着。
发表于 2013-12-9 17: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敬之人继承它,发展它
发表于 2013-12-10 17: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慈祥的一个老人,可惜病痛限制了他!
发表于 2013-12-10 17: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慈祥的一个老人,可惜病痛限制了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磨漆画 ( 粤ICP备17097654号-2 )

GMT+8, 2021-7-30 00:26

磨窖 2007-2020

© 2001-2017 Comsenz Inc.

粤ICP备17097654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